桑榆不是丧鱼

我好丧啊…

【口条】军训

  OOC预警  sd+肉

八月酷暑,万里无云,吹的风都带着一股热气,树枝上的知了热得一声长一声短的鸣叫。

  李一一没想到迎接自己大学生涯的开始,竟是如此残酷的军训。他和旁边陌生的同学一样,因为刚在太阳底下跑完5000米而倒在树底下休息。

  “喂…没事吧?”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的人是李一一的室友,叫刘启。他也刚跑完5000米,累得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。

  “OK,I'm fine…”李一一已经累到不想吱声了,他大口呼吸着,试图尽快将自己的心跳调节回正常的频率。

  刘启身上衣服湿透了,刘启嫌黏糊,就一把将上衣脱了下来,露出小麦色的皮肤,以及结实的肌肉。

  李一一眼睛一闪,哦豁,六块腹肌——也结实了吧,连一丝赘肉都没有!就这样想着,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:

  嗯,一块肚腩。

  一天的军训可算落幕,学生陆陆续续回到宿舍洗澡吃饭。这大学是二人间,刘启与李一一的专业本不是同一个,可因刘启报名晚了,只能被安排到计算机系的宿舍。

  “所以你干嘛来我们计算机系的营一起军训啊?”李一一趴在宿舍的桌子上,累得不想动弹。

  “因为,工程系那个营的教官是我老爸。”

  “???”

  行吧,人家的决定自然有人家的道理,李一一从不是为了八卦追问到底的人。

  李一一饿得慌,赶紧拿过刘启帮忙打的饭扒了几口填饱肚子,这大学饭堂的饭菜虽没家里的好,可总比方便面强啊。

  而刘启受不了满身大汗,就跑去先洗澡了,洗到一半才发现没把沐浴露带进来。

  

  “操。”刘启低声咒骂一句便扯开了嗓子喊,“李一一!!帮哥把床边的沐浴露拿进来!!”

  “哦哦哦,来了!”李一一赶紧放下筷子,按地方找到了那瓶沐浴露,然后急冲冲跑到浴室门口。

  “哇啊!!你洗澡怎么不关门!!”

  “叫个屁啊,哥关门了怎么拿到沐浴露!!”

  李一一红着脸不知道怎么反驳,递给他瓶沐浴露还顺带多瞄了对方结实的身体,就马上溜出去继续扒饭了。可满脑子都是对方光溜溜的身子,饭菜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了。

  打这天开始,李一一就有些害羞地躲着刘启了,刘启纳闷了,这大学才刚开始和舍友关系就不好,以后可咋整啊。刘启琢磨着,也在想:那小卷毛戴个眼镜还挺斯文的,白白净净,可惜身板就是娇小了点,往后打篮球可以捎上他一块锻炼。

  “诶,李一一,你躲在厕所干啥玩意呢?”

  

  “没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行吧,那小卷毛,怕不是那晚吓着他了?也不应该啊,脸皮太薄了——刘启躺在床上这样想着。

  突然,宿舍电脑桌上的迷你蓝牙音响发出了一阵男人的娇喘声。What the f*ck!?

  吓得刘启赶紧看了一眼手机,他并没有开蓝牙的习惯,这蓝牙音响可是李一一的东西,所以这应该是连接了李一一的手机,这tm——

  就在刘启回过神来,音响的音量又高了两分。这次刘启确定没听错,这他妈的是gay 片的声音啊!!!!

  就当刘启准备起身关掉音响电源,避免隔壁宿舍来投诉时,音响发出了一句系统性的声音:

    蓝牙已断开。

  刘启松了口气,但自己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屏幕显示微信接受到一条新消息,是李一一发过来了:

  “你刚刚…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刘启盯着这句话愣了一会儿,差点笑出了声,最后如实在微信回复了几个字:

  “蓝牙已断开。”

  回复信息出去后,过了三秒,厕所突然发出了一声哀嚎:

  “嗷——!!!”

  李一一根本没有脸出这个厕所门口,他深刻体会到什么叫“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”,就不该平时习惯开蓝牙连接音响!往后大学的四年啊,这可怎么面对自己的舍友啊!

  但刘启知道他脸皮薄,对那晚的事只字不提。而军训很快就要结束了,到时候正式开学后,二人就会忙于学习,李一一想到这里心里畅快了一点。

  这天刘启买回来了几罐啤酒,打算和李一一庆祝一下,也好让他解开心结,不然往后的四年都对着躲躲藏藏的舍友,日子还怎么过?而李一一也没法逃啊,他本来就宅,除了刘启也没相熟的朋友。二人一人两罐啤酒下肚,刘启相安无事,李一一却醉了。

  “哇,小卷毛,不是吧,你才喝了两罐啊喂!”

  “我…我没事,就是有些眼花。”

  “不会喝就别喝,哥出了几块钱,你还得出命了?”刘启见状制止了仍想奋斗的李一一,可为时已晚啊。

  李一一头晕脑胀,刘启说了什么都听不清。当刘启拿起手机打算百度一下有什么清酒的办法时,李一一不安分的手已经摸上他的腹肌。

  “六块腹肌……六块腹肌……一块肚腩。”

  “李一一,你他妈别乱摸,干嘛呢!给哥松手!”

  醉鬼怎么会有意识,他满脑子都是刘启的腹肌,嘴上还含糊不清嚷嚷着不沾边的话。

  刘启无奈看着醉醺醺的李一一,脑子闪过一句话:酒后吐真言。

  “喂,李一一,你之前害羞躲着我,是不是喜欢哥啊?”

  “我,我才没有躲呢……当然喜欢你,也喜欢你的腹……”

  话还没说话,刘启就抓住他的衣领,一把堵住了他的嘴。

  “既然这么喜欢,所以不尝尝吗?”

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15511213513776?sourceType=qq&from=1098495010&wm=20005_0002&featurecode=newtitle

————

  二人都是初尝禁果,第二天起来已经日上三竿。

  李一一摸了摸自己宿醉的头,想爬起来却因为腰像被车碾过一样疼,吃疼喊了一声。刘启就在旁边,也被这声音吵醒了。

  “哦?醒了?昨天摸我腹肌摸得爽吗?”

  李一一听到这句话,顾不得屁股一阵剧痛,脸上红得像只煮熟的虾。

  “你,你他妈的趁人之危!刘启!”

  “还没说你勾引哥,你情我愿的事啊!”

  二人正争吵不休的时候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,李一一赶快穿好衣服,刘启也不忘穿上裤子赤脚跑去开门。一开门,刘启有些愣住了。

  刘培强拿着教棍带着其他两位教官走了进来,“循例检查宿舍,你们两个人为什么还迟到?”

  “额,刘教官,我……我身体不舒服,我的室友在照顾我。”李一一显然不太会撒谎,但只能吱吱唔唔编了一个理由。

  刘培强眼尖看到一一脖子上的吻痕,桌上的啤酒罐,又指了指地上两个用过的套套,“是吗?”

  最后的谎言也被无情拆穿,一一已经羞愧到炸裂了,刘启倒是觉得无所谓,自己已成年,亦不用再向自己老爸解释什么。

  “伤员就好好休息,至于刘启同学,200个俯卧撑+20圈操场,现在,马上!”

  “???”

  END.

来吃夜宵? @乌鸦台  @你圆哥我🍊  @无渍天书 

写清水一分钟:230字
写肉一分钟:23字

【口条】地主家的傻儿子和教书先生 ①

Ooc预警

设定:民国时期

  咱们呀,今儿就说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和一个教书先生的故事。

  长安村百里开外没人不认识刘家,刘家的老爷是位地主儿,据说早些年也在军队里头打过仗流过血,后来受了些伤就退伍回家种田了。

  这位刘老爷的夫人去世得早,打仗的时候就把年幼的儿子交给老丈人去照顾。可你说一把年纪的老人家怎么管得了一个孩子,从此这根正苗红的孩子就因家庭环境而长歪了——

  “快跑啊,刘家大少和那个韩小辣椒又来了!”

  “快跑快跑!”

  “妈呀赶紧溜!!”

  刘家少爷刘启并不是脑袋不好,就是脾气暴躁,每天都掏人家鸡窝的蛋,砸了人家的瓜棚,揍了人家的娃子。韩子昂收养了一个女娃娃,刘启多个妹妹,本以为他应该收心去照顾妹妹韩朵朵,谁晓得他把这丫头都一并带坏了。

  幸好刘老爷回来得早,治得住他们俩,若不然把这家当全赔给了人家也不够啊。

  而这个教书先生李一一,他可是村中最有学问的人。虽然双亲已故,孤身一人,但因为学识渊博,受乡亲们的爱戴。

  一个嚣张跋扈的大少爷,一位年少有为的教书先生,他们又有什么交集呢?

  预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——

  清晨,太阳初绽头角,老院的榕树上几只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刘启在房间里翻了个身,用被子盖住自己,继续沉在睡梦之中。

  “臭小子!快起床!你爹给你请来了李先生,还不快起来洗漱,别让人家等太久了!”

  “老东西…别闹…什么李先生赵先生的,我再睡一会儿……”

  无论韩子昂怎么拉扯被单和叫唤,都没办法让刘启离开大床。这时候刘培强等不及了,冲进房间一手连人带被就抓了起来,直接拖到了书房。

  “刘培强!我不念书!!放开——!”

  刘启又急又气,都还没醒过来就被拖着,磕到石阶门槛可是疼得要命,可这有什么办法呢,一个当过兵的老爹,打又打不过。

  “嚷嚷什么,让你姥爷喊你你都不起来,反了天是吧?还治不了你这小兔崽子?从今天开始,给我好好跟这位李先生念书,敢迟到旷课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 “妈的,什么狗屁李先生!?”刘启起床气本来就大,还被刘培强训了一顿,怒火中烧,一把甩开被单就直接甩到人家先生脸上了。

  李一一算是见识到这位村民口中的刘大少爷了,果不其然暴躁得很。心想,若不是为了两餐温饱,谁乐意当你先生,十八岁需成家的人还不识一个字。

  当李先生拿开被单时,这眉清目秀的一张脸蛋,带着个圆框眼睛,虽然有些迷糊,可这是直戳刘启心窝的一副长相啊!刘启当场愣在那里,刘培强在一旁骂了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
  “刘大少,我是李一一,接下来教你识字的先生。你要不要…先去洗漱一下?”

  刘启稍微端正了态度,“好吧,那你在这等着哥,哥去去就回!”

  “还自称哥?人家李先生还比你年长三岁,少占人家便宜!”刘培强给了他一个暴栗,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 看着刘启大步赶去洗漱的背景,李先生深深叹口气,往后的日子,可不好过啊——

  韩朵朵百无聊赖趴在书房的窗台上偷看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刘启这么听话好学,换作以往,刘启早就溜出家门到别处撒野去了。可——是不是这位教书先生太好看的缘故啊?嗯,还别说,是挺耐看的。

  “咱们今天就先学习数字,一,就是这样一横……”

  “诶,这个一就是你名字的一吗?”

  “额,是的,少爷。”

  “哈哈哈,那你名字还挺好认的!那你为什么不叫李二啊?而且那些数字哥都认得,你教我些别的吧!”

  闲不住的刘启对这些颇不耐烦,拉着李先生学些其他的,李先生没办法了,从布袋里掏出一本三字经,给他念了起来。

  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

  刘启母亲生前还是又教过一些简单浅薄的字与诗句给刘启,可自她病逝后,刘启再也不肯接受姥爷和各个教书先生的教导。如今见刘启能听话跟着李先生学习,韩子昂亦十分欣慰。

  这一日的学习就在刘启不时调侃之中度过了,让李一一觉得舒心的是:刘启天赋不差,可举一反三。那小顽皮自然就被抵消了去。

  “今天就到这了,我明天再来。”

  当合上书本时,抬头却对上了笑吟吟的刘大少。是不怀好意的笑容啊,这样想到,李一一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  “李先生,你看我这么认真的学了,就没点儿奖励?”

  刘启看着他果不其然蹙起了那细长的眉,惹得自己心痒痒。

  “刘大少要什么有什么,怎么向我这穷困潦倒的一教书的讨要奖励?”

  “奖励是作为一种鼓励嘛,又不要什么贵重的东西,是吧?”

  “那刘大少可是看中了什么想要的东西?”李一一松口了,他倒是要看看这位吊儿郎当的大少爷还要闹什么幺蛾子。

  刘启可就等的这一句,他二人隔着桌子,身子往前一凑,在李一一脸上蜻蜓点水似的落下一个吻。

  “明天可别不来啊,李先生。”
 
 

【忌书】百年

  张无忌紧紧抱着奄奄一息的宋青书,那面容一如往昔——

张无忌曾见他翩翩公子泼墨成画。

曾见他挥袂生风莞尔执剑天涯,

曾见他梯云纵登塔可与月争辉,

曾见他策马略过身旁万千桃花。

“无忌……”

“师兄,跟无忌回家,没事的……”

   武当“玉面孟尝”宋青书为一个情字而误入歧途,被世人唾弃。然而谁还曾记得他知书识礼,为人谦卑,心怀天下?

  张无忌不记得那天怎么把宋青书接走的,但是他清晰知道,那时怀里温热一片,是师兄的血,或是泪。

  秋风萧瑟,青书坐在亭中歇息,桌上的茶水还在沸腾,翻滚出来的热气让青书感到温暖,下一秒他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  “师兄,品茗怎么不带我啊?”

  “青书哪敢打扰张教主啊?”

  “师兄又在取笑无忌了!”

  “哈哈哈哈哈…”

  怦然心动从不是一个人的过错,张无忌所期盼的,不过是与宋青书执手偕老,也不负数年的等待。

 

【口条】停电

七夕短篇贺文

人物归流浪地球

ooc归我

  周六的晚上九点,各家各户都已吃过晚饭休息。而万家灯火之中,加完班的李一一挽着几罐刚从超市买的冰镇啤酒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。

  他摸出钥匙打开门,房内空无一人,失落感一下子涌上心头,然后蔓延全身。

  是的,他在三天前,和刘启分手了。

  分手的原因十分简单,就是因为李一一经常忙于工作,刘启觉得自己有本事养活自己和一一,希望李一一能找份轻松的工作,常能陪伴在自己身边。而李一一则十分喜爱这工作,觉得刘启这般强硬,实属无理取闹。

  二人为此大大小小吵了很多次,终于有一天,不知道是哪一方先提的分手,争吵后刘启摔门而去。

  李一一独自一人窝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上的雪花,一罐啤酒下肚,思绪有点飘远。

  一年前他不顾一切跟刘启来到离故乡千里之外的地方,不为什么,为的那就是自己那段轰轰烈烈的爱情。他曾经失去了很多,不愿意再松手了,他想抓住刘启,抓住爱情。

  他本以为,自己和刘启的爱情能跟手上的钻戒一样永恒,没什么能再拆散这对经历磨难的恋人。

  却万万没想到,打败他们的不是人言可畏,不是天灾人祸,不是生离死别,只是——生活。

  李一一想到这里自嘲一笑。

  突然电灯闪了两下,房间陷入一片漆黑,随后隔壁和对面都发出了一片谩骂之声。

  “哇,扑街停电啊?”
  “顶你个肺,甘热都停电!”
  “啊,要热死啦——”

  看来在这酷暑的夜晚,不止他一个在炎热和漆黑中度过。不过,他还有酒,他摸黑又打开一罐啤酒。

  不知过了多久,闷热的房间让他大汗淋漓,连窗外也没有凉风吹过来,只有知了一声长一声短的鸣叫,还有楼下大树底下的大爷们摇着扇子乘凉。

  还是寂静漆黑一片,这时,门突然被打开了。微醺的李一一想不起来是不是自己方才忘记锁门了,难道是进小偷了!?

  李一一被吓得清醒了点,这时候门口的脚步声缓缓向自己这个方向靠近。李一一不知道来人的目的,不敢在黑暗中轻举妄动。

  脚步声在自己面前顿然停下,来人没有说话,只是重重叹了口气,随之李一一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李一一挣扎了一下,却被抱得更紧了一点,来人把头靠在他肩膀上,往白嫩的脖子咬了一口。

  “喝这么多酒做什么?嗯?”
  “刘启,你给我放开!不要你管!唔——”

  刘启充耳不闻,挤上原本就不宽敞的沙发,他把李一一摁在靠背上,舌头进去那还带着酒味的口腔,吻得怀里的人差点喘不过气。


“王八蛋!走开!”
“我错了,宝贝儿,以后什么事都好好商量……”

全文走链接https://m.weibo.cn/6524945904/4402576369401390

自己做的梦衍生的人物,原耽【番外】

单纯想写一下腹黑攻和女王受


  重月上仙被带回天庭审讯的七日后,仍无半点进展,世初之玉去向也没有一丝痕迹,天帝烨展决定亲自前往错罪牢。

  重月血迹斑斑的被挂在刑架上,虽为仙体,但看来楚漓上仙可是下手没轻了,果真是不识风趣的家伙啊。

  “唉呀,天帝大人……怎么能让你亲自过来呢,真是让重月受宠若惊啊!”

  烨展一如既往地的笑眯眯,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,打发了守卫随从下去。四下无人,重月一下子被烨展击中腹部,疼得喊不出话来,木刑架也受不住如此冲击而破碎。烨展像拎小鸡一样抓起了疼到抽搐的重月,脸上的表情仍是没有变过。

  “重月呀重月,那个利用不了的东西,干脆就废了吧,不然被魔族妖族不小心再捡到了,这可不好呀~”

  手上的人呛出一大口鲜血,颤颤抖抖地还说不出话来。

  “难道你忘了两千年前的事了吗?就是因为那老头子太过心慈了,被摆了一道,天界才陷入险境!但是之后我上来了,我不会再让这些事重蹈覆辙!你和楚漓也是我一手一个从鬼门关那里拖回来的,所以,别让我失望,好么?”

  重月眼神中闪烁着光芒,有一丝倔强,又不得不屈服跟前这位两千年前登基的新天帝,还要执着吗——

  烨展用手帕为他擦干净脸上的血污,叹了口气,“我知道你做事周到,所以不会让世初之玉威胁到天庭的。这次教训你,是因为你的忤逆。现在就放你乖乖回去好好当你的文职上仙,但我不希望有下次这样的情况,懂么?”

  重月奄奄一息,点了点头,才被松开瘫倒在地。这个天帝,可是心狠手辣的家伙,世初之玉难怪被拿过来还是黑化持续,小豆丁啊,祝你好运。

  “魔君求见天帝大人——”

  “迎君殿设宴款待。”

  “是!”

  哼,魔君越陵,无事不登三宝殿——

  天界迎君殿丝竹管弦融合在一众仙子轻盈曼妙的舞姿之中,烨展单手撑着脑袋静静欣赏着,仿佛席下坐着的魔君只是原本就摆在殿中的物品。

  魔君越陵远远嗅到了烨展身上一丝不可闻到的血腥味,倒也不急,慢条斯理喝起了酒。

  大半壶酒下肚,烨展还是先开的口,“越陵,直说吧,爽快点才是你们魔族的作风不是吗?”

  “哦?天帝大人也知晓你们天界文绉绉这一套多讨人厌了吗?”

  “我想魔君不是特意上来和我探讨两族的文化差异吧?”烨展手上的花生一抛,正好掉进自己口中,满是不在意。

  “当然不是,只是我听闻……你要毁掉世初之玉?为什么呢?”越陵的目光像要把对方盯穿了一样,暗自吐槽都是老狐狸啊——

  烨展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哈哈大笑起来,随后向他摇了摇头,“世初之玉本来就是我们天界的东西,我是天帝,我决定把它毁掉又怎么了?若魔君舍不得,要不要来上我这个位置坐坐啊~嗯?”

  越陵倒真的起身向烨展的位置迈出了步子,走到跟前,扣住了烨展笑得又几分妩媚的脸,“你这比我还猖獗的魔,总有一天,不仅坐上你的位置,我还会上你。”

  这举动和对话吓得一旁负责倾酒的仙子都拿不稳酒壶,青白色的酒壶摔在地上,绝好的美酒洒了一地,散发阵阵酒香。

  “嘿嘿,越陵,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,来日方长嘛~”

  “好,来日方长!”


自己做的梦而衍生的人物,原耽

  不周山上白雪茫茫,纷纷扬扬晃花了路人的眼。这传闻不周山是离天庭最近的地方,但常年积雪,寒风刺骨,有胆识去闯山的人皆是有去无回。

  “啊!!有妖——”一个着装像是武林人士的大汉话未说完,直接被扔出了不周山的范围,摔了个狗吃屎。来不及回头看清袭击自己的东西是什么,就踉踉跄跄跑走了。

  白雪皑皑的不周山仿佛一书白纸,而那个人的身影,大致就是某个冒失鬼撒下来的墨滴吧。


  两百年前,蟠桃盛宴,推杯换盏。

  重月上仙却神色慌张,离开了酒席之中,往南天门方向前进。心中的急切,怀里藏着东西仿佛是一块烙铁,得赶紧处理掉才行!

  “重月,你想带着世初之玉去哪?天帝的命令难道你不知晓吗?”

  身后响起冰冷的声音让重月脚步一顿,用不着回头,他已知晓是谁。

  “唉呀,楚漓啊……你可饶了我吧~”

  重月嬉皮笑脸回头,面对楚漓上仙的一掌不躲不闪,楚漓慌忙间一时收不回力,竟真的把对方拍飞了出去。

  “重月!!!”

  本应倒地的人却借着这道力坠落天庭的门洞中,迅速消失在楚漓视线之中,楚漓可没错过重月最后那个欠揍的贱笑。

  “可恶!”


  重月狠狠的摔在了不周山山顶上,虽有厚雪为垫,但在所难免的摔断了一只左臂。他吃疼勉强爬起来,右手擦了擦鼻血,真的是狼狈不堪啊——

  他掏出怀中的一块熟悉的墨色玉佩,冰凉的玉佩渐渐散发着微光,最后悬浮在空中。重月数千面前见此玉时,它还是白如羊脂,干净无瑕。

  重月口中念念有词,对玉佩施加着法术,催动着它,最后玉佩居然炸开一道强烈的白光。刺痛的双眼暂时失明,稍等恢复正常后——

  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衣袖?

  站在自己跟前的是一个样子才有五六岁的小豆丁,裹着黑色的衣服,抓着玉佩眼睛巴眨巴眨的看着他,很是水灵。如果不是他周围笼罩的邪气,重月差点就以为自己帮楚漓生了个孩子。哦,楚漓是直的,差点忘了。

  “居然可以化为人形了么?”

  重月坏心眼的掐了他一下白嫩的小脸蛋,小豆丁不懂他的意思,重月颇为无奈。

  世初之玉本是天庭之宝,蕴含巨大的能量,但由于一千年前的大仙中曾流入六界,已被贪欲污染黑化。世初之玉的黑化如继续下去,只会变成一个被操控的杀人武器,对天界或者说对六界都有威胁,天界却找不到方法去净化它,面对其持续黑化,邪派仍想去争夺妄图操控它,天界众仙一时议论纷纭。

  “不能留,蟠桃盛宴后让楚漓上仙把世初之玉毁掉。”

  天帝的命令一下,有人称赞,有人叹息。

  重月只是觉得惋惜,他不能,让这块与上古神兽和一众上仙出世的玉佩就这样毁于一旦。

  不周山由于受天界结界影响,妖魔是没办法靠近的,而环境十分寒冷,人类不能轻易上山。没有生灵,没有贪欲,把世初之玉藏在这里就没办法继续黑化。

  重月深知世初之玉为什么回到天庭仍会黑化,贪欲,可不仅仅存在人妖魔三界。

  天雷轰动,看来是楚漓见此处有强光带着天兵来搜查了。

  “世…黑玉,你就在这里等一个可以渡你的人吧,等到皆好。如等不到,你又去到了那一步的话,我会回来亲手把你毁掉。”

  裹着黑衣的小豆丁乌漆的眼珠子看着他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虽然不懂后面两句,但总归是要等对吧?嗯,等的话……

  重月把他抱进一个山洞,然后硬撑着身体去引开了前来搜查的天兵。

  没人会想到,这个小男孩一等就是两百年,对于在没有任何生灵的山上,两百年何其漫长。


记载一个有趣的梦

  两兄弟,双胞胎。

  二者区分在哥哥的是墨蓝色短发,弟弟是灰蓝色短发。哥哥笑起来会有酒窝,弟弟笑起来则没有!

  哥哥是一位警探,而弟弟却还在读大学【别问为何两人差这么多,我也不知道】

  这一天弟弟来带着蛋糕去警局探班,哥哥刚好接到一个卧底的命令,是负责混进一个黑帮老大家里,当黑帮大小姐的保镖,从而得到一些线索。弟弟觉得此事太危险了,坚持要来替哥哥,哥哥拗不过,二人就染了对方的发色,去代替了对方。

  弟弟经过了重重难关,终于当上了黑帮大小姐的保镖,不断的为警局取到线索。某次偷听得知,黑帮老大用为女儿举办的生日宴会作为一个掩护,私下和其他的头目进行贩毒。

  而另一边哥哥却背上书包跑去了学校替弟弟上课,毕竟卧底那边不可以露出一丝马脚。看来弟弟之前在学校也是有两三损友,相处起来哥哥也可以灵活应对。但学校最近频频发生怪事:学校图书馆晚上却传出钢琴声,油画走廊上的电灯无故炸裂,甚至有同学被一股怪力从教室被抛了出来……

  哥哥晚上拿着手电筒决定去查个究竟,却碰到朋友弟弟的损友1和损友2也出来作死探险,三人一起向这所学校的图书馆进发,传闻这学校的图书馆曾有学姐自杀过。谁知道刚进图书馆走廊,外面就狂风大作,下起了暴雨,玻璃更是炸碎了一地。哥哥没办法带着两个损友继续前进,只能慢慢退了出来,还没走到门口,门外的标志性百年大榕树倒了下来,刚好就挡住了出路。而从走廊黑暗深处又传来了钢琴声……

  场景一切。

  黑帮大小姐的生日宴会举办了,弟弟收到上头最后一个命令:暗杀大小姐,然后脱身!

  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暗杀大小姐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,但大小姐很信赖这位年龄相仿的保镖,所以弟弟成功枪杀了大小姐。但此事惊动了黑帮老大以及管家,黑帮老大十分生气,指令必须查出凶手。

  而此时管家却站出来指证了混在人群中的弟弟,而且是代替了哥哥的弟弟!弟弟慌了,这位管家怎么什么都知道!

 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弟弟身上,弟弟只能假装从容表示管家的信息都是错的,管家反问怎么能证明是错的。

  此时,弟弟笑了,脸上露出了两个酒窝!




弟弟=笑起来没有酒窝

哥哥=笑起来有酒窝


装的话,要笑起来没有酒窝的话算很容易【只要不笑这么深就行了】,但是要一个没有酒窝的人笑起来有酒窝,就十分的难!


所以弟弟最后那意味深长的一笑


打破了管家的说辞,可以让自己脱身,而弟弟为什么能做到这样,却成了一个谜


【口条】深入分析

小甜饼

人物归《流浪地球》,Ooc归我

  李一一认为爱情,从不是可以三言两语说得明白的事。

  刘启跟李一一说,“说个屁,哥就喜欢你,哥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 李一一早知晓刘启这种倔脾气,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他是喜欢着自己,甚至,甚至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知道。对于什么事情都要合理分析的联合政府紧急观察员的李一一,完全分析不出来刘启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。

  用Tim的话来说,刘启就是因为李一一什么都不知道才气得要表白的。事实如此,无论刘启怎么对李一一示好,李一一只是觉得作为好朋友而觉得高兴。韩朵朵不是没有被派去助攻,可是:

  “李长条啊,我哥那对你好,不是为了单纯的和你交朋友,你懂吗?”

  “不是单纯交朋友?那……哦,我懂了,你哥该不会是想讨好我,让我帮他修改系统上的驾驶证分数吧?不行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如果李一一早点能懂,就不会现在被刘启壁咚在装载车的车厢里,落到困在刘启臂弯里想逃都逃不了的地步。

  “刘启…启、启哥,好好说话,能先放开我吗?”

  “不!放!今天我们就把话说清了,哥喜欢你,哥要和你在一起!”

  李一一人生第一次被告白,而且还是这么霸气的告白,老师有交过他怎么敲代码,可没教过他怎么面对他人的告白啊!

  刘启看李一一楞在原地,就眼巴巴看着他,两人距离不过10公分,情愫就在这10公分的距离开始发酵。

  “我,我需要分析一下……”

  李一一还想说什么,就被跟前的人堵上了嘴,这一个热烈迫切的吻长达了3分钟。李一一大口喘气,那种炽热的感觉让他快窒息了。

  “请问你分析出来,能和我在一起了吗?”

  “这…唔,我想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分析出来……但也不是不能先在一起……”

  刘启看涨红着脸的心上人,笑了。

  一把将李一一抱到装载车平时用来休息的床上,“那我想我们要更深入了解才能方便你的分析,李一一先生。”

  “刘,刘启,你这是非礼!”

  “更正,这只是和对象zuo.ai”

  “等等——”

END

 

@无渍天书 答应你的小甜饼

 

 

【口条】早茶

人物归流浪地球

OOC归我

一发完

  七月酷暑的清晨六点,屋外树上的知了一声一声鸣叫,太阳已露头,连吹过的风都带着闷热的气息。

  李一一刚洗完个冷水澡,可算没了那种因为睡一觉满身热汗的黏糊感,反而一身轻松凉爽。他从床边拿过白色的T恤套在身边,然后催促还赖在床上的刘启。

 

  “刘启,快醒醒,昨晚说好今早一起喝早茶的——”

  刘启睡眼惺忪,看了眼旁边柜上的银色闹钟,然后磨磨蹭蹭爬起来踩上41码的拖鞋,扯着李一一亲了一口再走向洗手间洗漱。

  十几分钟后二人一起出门,他们的目的地就是当地颇有名气的茶楼。喝早茶固然不可能只是喝茶,两三知己或一家大小坐在一起,点上三盅两件,聊聊最近的新闻,扯扯家常——这就是广东人的老习惯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。

  李一一不老,只是被那家茶楼的各式各样的糕点所吸引,前一晚就扯着刘启嚷嚷,如果明天不去喝早茶就休想上床睡觉。刘启被这贪嘴的男朋友折腾得无可奈何,便答应了早起一起去喝早茶。

  二人到茶楼时,虽然才清晨六点半,可茶楼里位置已是差不多满员,服务员带他们到了一个靠窗边的座位,刚好是两人桌。周围的茶客桌面上香气四溢,茶香和糕点勾得旁边的刘启肚子打鼓。

  李一一拿起桌上的菜单,丝毫不客气就圈了八九样早点。刘启摸了摸钱包,有些牙疼,看来一天工资就砸这里了——

  二人的点的食物很快就被服务员端了上来,单是这卖相就让人食指大动:

  晶莹剔透的水晶虾饺,皮薄馅多,爽滑弹牙的虾仁或者鲜甜的肉汁,口感极为丰富。

  如琥珀之色的桂花椰汁桂花糕,入口之后桂花和椰汁的味道填满口腔,甜而不腻,在茶楼里可是老少皆宜的糕点。

  豉汁排骨配肠粉,豉汁不咸,当好撒在雪白的肠粉上,而还鲜嫩的排骨每块都小脆骨,嚼起来很有口感,基本是早餐标配。

  还有金钱肚、凤爪、叉烧包、糯米鸡、艇仔粥等等……

  原本还牙疼的刘启觉得偶尔吃一次还是不错的选择——

  李一一享用得差不多了,便开口和对面的刘启聊起来,“上次你姥爷不是催你回北京吗?有打算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 “嘿,老东西想我回去和刘培强见一面。你说这什么好见的,在这工作不也挺好的?”刘启摇摇头,不以为然。

  李一一喝了口茶杯中龙井解腻,顺便润润喉,“毕竟刘叔叔刚从国外回来嘛,你一直以督促朵朵学习为由不回去也不是办法啊。”

  刘启挠挠头,“那你有什么建议?我回去了的话,刘培强和老东西可就没这么轻易让我再出来了,我们这边的工作才刚稳定下来呢——”

  什么建议?

  李一一的目光停留在茶点上,愣了一回,“要不……要不就直接接刘叔叔和姥爷过来玩几天吧?吃好喝好,他们开心了,也就放心了!”

  刘启觉得这个提议不错,就这么定了。

  他们吃饱喝足,回家的路上路过小区大树底下的一群老大爷,他们正围在一起看下象棋,甚是安逸——

  等等,那两个拖着行李箱的两个背影怎么这么眼熟?

  “诶,老韩,小刘,你们家的两个孩子回来咯!”一位住刘启隔壁的老大爷一眼认出刘启和李一一。

  嗯!??

  万万没想到,棋高一着,姜还是老的辣。不用刘启开口,韩子昂和刘培强已经带着行李过来找人了,拿着韩朵朵透露的地址找到这里了。刚好二人外出,他们就和隔壁老大爷出来树下看看别人下象棋。

  不管刘启开不开心,李一一先把他们接到了屋里休息,并安置好他们的行李。韩子昂对此很满意,李一一挺好的一孩子,怎么就眼瞎看上刘启这臭小子呢?

  “小启啊,你回头不用责怪朵朵,是我和姥爷想来看看你和一一。”刘培强看着一言不发的刘启,语重心长,“你们特意跑这么远,肯定不只因为朵朵要来这边上学,其中也对我有看法,也怕我反对你们在一起,是不是?”

  刘启和李一一坐在一块,没有回答便是默认了。

  刘培强叹了口气,“一一挺好,你们在一起我没有什么意见,就是希望你们有空了可以多回北京看看姥爷和我。我们也只是在这边呆两天,最好还能看一下朵朵。”

  刘培强的许可让二人松了口气。

  刘启握着李一一的手紧了紧,“谢谢…”

  “唉呀,都是一家人嘛,什么谢不谢的,”韩子昂看都定下来了,也就岔开话题。

“诶,臭小子,听说这边的早点不错啊,而且茶楼全天经营,要不然……”

面对韩子昂疯狂暗示,刘启摸了摸钱包——

  哦豁,看来钱包真的得大出血了。